设为主页 |  中文版 |
玻璃瓶 玻璃瓶厂
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企业资质 产品中心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
   
玻璃瓶生产厂家讲述表姐赴京打官司
2018-11-14 14:25:30

       飘飘的雪花在冒着水蒸气的碗沿上,在我和孩子们的头发上、脸颊上落下,立时化成滴滴水珠融人我们的生命里。现在,活着成了我们的第需要,也是全部的需要,只要能话下去就行。
      吃过“晚饭”,我随着上访的人群站在宁海澡堂的大门外,等待着10点钟的到来。在我们急切的盼望下,10点萧跚来临,凭着那张粉红色的票,我们进人到宁海操堂的大n.服务人员把我们领进了向棚大的休息家里。体息家用放着排捕的销构服务人员告诉我们你们就在这里体息,一人一张椅子,凭票'人还可以领到一床相械。连这里的空气也是潮乎平
棉被,潮手平的,不很干净,子气味,网得使人很难受,的,井且弥漫着一般混独的操我甚至不不敢大口呼吸,但是这里很暖和,子里,这时,我才真正理解凡来这里休息的,不分男女,技桃被安持在这网房
      那床潮于手的相板,“休息票”的意义。我丈夫不知被徐州市看、笑着,向老我并银子生起来,镇小女儿前颖。我和女儿们和衣我做了一个梦。有一妈,我满,我要喝水!”委立即深人查找,什么人抓了去,杨离了过去一一这时,分别不有要的领导技待了我我向领导诉设厂会就进人了梦乡。躺在按着的四张椅子上,再重上不一会就找到s领导一个电话就打我一下子服热得质人。突然听了过来,听到小女儿在网我和孩子们天打到了徐州,美更半夜的,我赶第打开模忙桃
租找出了两片道效感管丸、但是设有开水。在辆椅的商质到爆里去执开水现!香者昏暗的灯光下。精庄我找出一屋子男女老少,般悲情油然面生。不顾切地酒过 收双神到外面的算,来到集进人员牌又明了本,室要了病清屯子开水,让小女儿电下商,
     把被子替小女儿盖好,一只手放在女儿的前额上试着体温,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。等我一觉醒来,摸摸小女儿的前额,烧已经退了下去。这时,时钟敲响了6点,澡堂的管理人员开始吹起了哨子,催促人们赶快起“床”。我叫醒三个女儿,把三床棉被叠好,跟着那些熟门熟路的人把被子抱到楼上的小仓库,交给了管理人员。我和女儿们也学着其他人的样子在院子的自来水管下洗了一把脸,简单地刷了刷牙,到茶炉用玻璃瓶打了杯开水,吃了带来的烙慎,就急匆匆地往信访接待室建去。
      新的一天开始了
      这一天,省信访接待室没有任何清息。接待人员让我再耐心等一等,他们继续给徐州市委联系,并告诉我再到省么安厅反映一下,让公安厅帮助查找可能更方使一些,并交纠我一张上面印看公安厅信访接持室地址的小纸片。
     从昨天晚上开始,就时斯时候地下看雨加雪。由于没有雨具县,我只得脱下身上的工作服大褂顶在头上,将大褂引开,保护看女儿们少遗些雨雪之苦,尽管如此,我和女儿身上表服仍然被打配了。内表和行水混在一起,周身潮乎
      省公安厅信访接持室全落在御远的条很寂静的小胡同里。由于两天来不停地奔走。孩子们的脚上打起了血泡,佳兄得咬牙警持看继续向前走,左转右拐花了近3个小时的时同终于我利公安厅信访接持室时,已到了中午1点多钟。当我们看到小院门口的那个不太大的木牌上写着“江苏省公安厅信访楼持室”时,觉得浑身突然没有了力气,女儿有调那任在一有网地随我进了院门。院子的走席下已有很多人在等候,登完了记,我和女儿们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。
      猛地取下来,身上的开水和南水被凉风一次,如阿兜头
     浇下一飘凉水,本来小女儿感冒刚好,这时上下牙齿不停出打起颤来,我把小女儿紧紧地抱在怀里,尽量用自己的休量使她暖和一些,但仍无挤于事,看着一个个机寒交迫的女儿们,心里针扎般的难受。她们小小年纪,本来应该坐在教字里无忧无虑地学习,现在却随我一起来 上访告状,受这些本来不应属于她们的苦,品尝这人间的苦难与辛酸!愿苍天有眼,帮我找回丈夫,早早结束我们全家的苦难!和我们坐在一起的是一个瘦弱的40多岁的中年汉子,他一直低着头暗自垂泪,并不时抬起那双泪眼看一看二楼接待室的门。自古“男儿有泪不轻弹”,我想,他心中隐藏着的,又是什么不幸的遭遇呢?这时,二楼接待室的门开了,一名接待员站在门口朝下喊了一声“王爱党”,只见这个中年仅子一下子抬起头来,答应了一声“来啦”.迅速擦了一把眼泪,迈看沉重的步子向楼梯走去。我默默为他祝愿,但惠这次接待。  能使他从不幸中走出来!
      中午下班的时间很快到了,接待人员关门下班吃饭。我模模身上的钱,下决心要让孩子们吃顿热热乎手的饱饭。我带着三个女儿来到了一条不太宽的小街。小街上卖各种吃食的都有。小板拥有好多家,有卖炸糕,年糕等各种甜食的,也有北各种炒菜的,还有热气购腾的提饨机。女儿们说,咱们就吃馄饨吧,既热手又便宜。我们母女四人坐在馄饨相旁我同神主。 家放点辣演行吗7神主回答:“可以!”我们每人吃了两碗,摊主很和气,始我们放了很家辣椒油,陳配油的请去寒,两病又赚又费又香的馄饨一下肚,顺头上立则冒起了一层烟烟的开床,身上也顿时暖和起来,每确5角一共视在了4元钱
当我们赶回接待室时  已经到了上班的时间。我和女儿重钢到单米的地方等级。
      去接待室的楼梯又窄又陡。人们都静静地坐着,虔诚地等候楼上的召唤,只要楼上喊谁的名字,大家都会条件反射-样向这个幸运的人投去缕美慕的目光。
      下午4点,接待室的门又一次打开了,人们又一次拾起头来,等候着,盼望着。
      “朱雪芹!”接待人员唱歌般的声音传了过来,我激动地答应了一声,双鯝却嗦嗦地抖了起来,站了几次才站起来。我在女儿的擦扶下,来到那一天之中不知看了多少遍、想了客少遍的楼梯口,我顾不了许多,脚手并用,连上带爬地上了陡立的楼梯,仿佛天使正向我招手走来,我丈夫的消息正在等待看我。
      接持人员耐心地听完我的哭诉,交给了我一只封了口的信封。他们告诉我,他们立即给徐州市公安局联系,让我回去将这封信直楼交到市公安局信访办。
      我带着满胞的感散和希望离开了江苏省公安厅信访室.来不及等到再去通省委信访接待室, 便和女儿们一起于当天夜里爬上了北上的列车。
      我照着我丈夫杨启信招致大锅的所有可能的原因。夜,黑沉院的。列车呼确着向北飞驶。带看我的希望,也结束了我第一次南京上访的历程。我的心也随看大车铁轨的撞击声不停地解持.
    本文来自江苏琳琅玻璃制品有限公司徐龙稳先生上传,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,得不到上传者同意任何人不得转载。


 

上一篇:废物利用,玻璃瓶变牙签盒 下一篇:玻璃瓶生产厂家进入省委



 
   
版权信息:江苏琳琅玻璃制品有限公司 地址:江苏徐州北郊九段工业园区
备案号: 苏ICP备14032329号-4 性质: 企业 名称: 徐州琳琅玻璃制品有限公司 联系人:徐龙稳 销售总经理 销售热线:13382670666 电话/传真:0516-89862888
网址:www.jsllgw.com